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合肥新闻 >  合肥新闻 正文

上饶著名眼科专家,做近视眼手术哪个医院好,上饶眼镜近视手术

向社区小伙伴们传递学习乐趣
合肥在线   2017-11-25 02:06:59   稿源: 合肥在线-合肥日报

被一些西方媒体称为“中国鹰派”的乔良。

中国鹰派将军乔良解析:“特朗普新政”15问(一)

六、如何看待特朗普前段时间一些对华的强硬表态呢?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尽管上台执政将近一个月来,特朗普在努力兑现他对选民的承诺。比如,宣布退出TPP,叫停“奥巴马医改”,在美墨边境修“长城”,签署“禁穆令”等等。但对中国,他仍迟迟没有出手,还停留在试探性“叫牌”阶段。

比如与蔡英文通电话,或在推特上发文质疑其多届前任“一中”政策和抱怨中国在南海吹填造岛没跟美国商量,但也仅此而已。在遭到美国政界和企业界的一片指责声后,他很快就在与习主席的通话中,表现出其商人务实的一面:承认“一中”原则不变。这反过来证明,中方的应对之策是正确的。

因为中国的决策者看得很清楚,特朗普是一个只有50%民意支持率的总统,还有几乎一半美国人反对他。就任后,他要耗费很大精力去对付或整合反对党、本党内部反对他的人以及不投票给他的民众。

这个时候我们如果不让他去内耗,反而急着跟他硬对,那就等于给了特朗普转移国内矛盾,通过外部危机整合内部不团结的借口和机会。因此我们最好的应对策略是以静制动,而非以动制静。

特朗普还没上台前的言论一定会与上台后大有不同。跟蔡英文通个电话或在推特上发几句牢骚都没什么了不起,这些只是特朗普的“叫牌”,而且还是试叫,等他真正打出牌来再做反制不迟。

不过,虽然中国宜静不宜动,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对特朗普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还是要有仔细的掂量和分析。你可以说他是政治素人或新手,但别忘了,新手往往手气都壮。因此我们必须仔细分析他到底能干成什么和干不成什么。

在我看来,他跟蔡英文通电话是一次精心策划,这种精心程度不亚于当年里根总统就任后不久那次“试话筒”的典故。按照里根团队的设计,里根当时要以一个西部牛仔莽汉的形象出现,要不时冒出一些狠话大话、荒腔走板来震慑对手。

于是,在某次记者招待会开始之前,他走到台前去试话筒,敲了两下,突然冒出一句“下面我宣布,立刻轰炸苏联!”现场记者一听全傻了眼,马上把这句话作为重大新闻发了出去。

此言一出,顿时使苏联领导人陷入极度紧张,马上让大使追问华盛顿,结果华盛顿说那只不过是总统在试话筒开玩笑啊,这反倒让苏联人更吃不消了。

就是凭着这么一股牛仔劲,里根把苏联从勃列日涅夫到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再到戈尔巴乔夫的四代领导人都给吓着了,每代领导人跟他打交道都很小心。里根接着宣布搞“星球大战”计划,更把苏联拖入军备竞赛,这成为苏联解体的原因之一。

现在特朗普的团队基本是按照同样的思路,在设计对华战略,对于跟蔡英文通电话这件事,很多中国人已经知道如何解读了,无非就是告诉中国,他要拿台湾换利益,否则就在台湾问题上做文章。甚至有特朗普团队的人私下里讲,如果大陆不接受美国的条件,那美国很可能跟台湾建交。

其实,在特朗普还没上台时,所有这些放风,都不算数,就是让你神经紧张而已。但稍微琢磨一下就会明白:特朗普是个商人,他会为了5分钱的利益去放弃一块钱的利益?台湾和大陆就是5分钱和1块钱的关系,他怎么可能为了台湾而跟大陆彻底交恶呢?如果特朗普真那样做了,那他肯定不是一个成功的总统,甚至连一个成功的商人都算不上了。

七、特朗普的未来政策是否能让“美国再次伟大”?

刚才我们谈到,美元推动的金融全球化已经快进行不下去了。2008年金融危机对美元全球化造成重创,使美国人利用输出美元的方式从全球范围内获利这条路越走越窄。

现在美联储除了量宽政策就是加息降息,它的手段越来越少。在金融获利能力降低、实体经济又一蹶不振的情况下,美国从资本家、商人到普通百姓都很焦虑。

这种焦虑使得八年前的奥巴马获得了以黑人面孔当上总统的机会,这是美国人求变心理发挥作用。美国民众希望他能带来变革。奥巴马执政后进行了一次左倾自由主义的变革,但8年过去证明无效。

这就更加重了美国人的忧虑,最后,他们终于选择抛弃美国式的传统政客,转而把选票投给看起来并不靠谱的特朗普。这是因为美国人渴求一次完全不同的变革,特朗普号准了美国人的脉。

虽然金融全球化走不下去了,但目前来看特朗普显然还没有成熟的退出机制,他甚至根本就没考虑到全球化的问题。

特朗普的崛起确实代表了美国底层民众民粹主义的抬头和对全球化的厌弃,他们希望特朗普用实体经济为美国带来变化,但这终究需要某种从金融全球化中退出的计划和机制。特朗普的举动表明他最终可能想要退出金融全球化,但他规划过退出全球化的路线图或计算过退出成本了么?

此外,特朗普还声称要让其盟友日韩及北约成员国承担更多美国驻军费用。这虽然不是全球化的一部分,但是却是美国全球体系的一部分。如果美国按特朗普的办法“再次伟大”的结果,是让美国人重新“光荣孤立”,那就等于让美国退出其在二战后精心构建和主导的国际体系。

我们知道,美国精心营造的全球体系和它推动的全球化互为表里,相互纠缠。美国战后很多军事行动都是在为这套金融全球化体系打仗。在这种情况下,退出一方势必要伤及另一方。

如果退出金融全球化伤及它所主导的国际体系,那美国的替代方式是什么呢?显然特朗普还没这样的考虑,这跟他的变革心切但政治经验不足有关。

如果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就是让自身强大,不包括它过去一直不愿放弃的世界领导权,这个目标到真有可能成功。问题是,特朗普不可能让那么多美国人跟他一起放弃已成习惯的全球领导权。这种领导权就是建立在战后70多年美国苦心经营的国际体系以及美元与黄金脱钩40多年来的金融体系之上。因此,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还是会落空。

八、特朗普声称要坚持“美国优先”原则。但他显然还没弄清楚是解决美国内部问题优先,还是维持美国的全球利益优先。

特朗普自己也没对此作出明确解释。在选战阶段,“让美国再次伟大”就是一种耸人听闻的煽动性口号,目的是为了获取选票。所谓“让美国再次伟大”,是继续保持世界领导权,如奥巴马所说继续领导世界100年,还是不管世界的事,先把美国自己的事做好,现在看来特朗普还没完全理清楚。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基本能够断定,特朗普无法改变美国主导的战后国际体系,因为这是让美国伟大或保持领导权的最基本框架。要动这套体系,除了会在国际上遇到麻烦,他还要在国内面对50%的不支持他的选民,以及民主党和共和党内的反对派。

未来特朗普很可能在这方面耗费很大精力。我们不能按集权国家的政治模式,把特朗普想象成权力巨大的总统,在美国,无论多么强势的总统,都需要面对美国宪法和各种法规,在这方面,它的制度设计相当完备。

特朗普想要突破这些东西,他面对的宪法和法律障碍要比任何其他国家领导人都大得多,因此我们不用担心他会做出多么出格的事。那样对他来讲不光会困难重重,甚至可能招来不测。当然,这种不测不仅仅是人身不测,还可能包括遭到弹劾、提前下台等可能性,因为在面对宪法时,关在笼子里的美国总统并没那么大权力。

九、在特朗普的推动下,美国社会本身会发生什么改变?

美国国内不会有目标明确的改变,但却会在互联网影响下经历一场浸润式的改变。互联网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对平民的赋权,它使整个社会成员在信息透明、共享和对称上获得权力。很多人还没意识到,他们利用这种赋权就能改变社会。其实特朗普的胜利,正是利用社交媒体,即充分利用互联网赋予美国人的那份权力,击败了希拉里。

虽然每个人都拿到了这份无形的权力,但相互之间并未组成联合体。他们在选举中分别投下了自己那一票,这些投票最终形成了一种力量。这个过程并非有意识的,而更多是潜意识的和个人利益诉求在发生作用。

美国还会继续被这种潜意识的力量推着往前走,只不过这种变化目前还不是目标指向都很明确。可以预期的是,在特朗普的一系列逆反美国传统政治取向的政策影响下,美国社会内部早已存在且被“政治正确”掩盖的阶层和族群矛盾会日渐公开化,撕大其社会的裂缝和伤口。

十、特朗普的美国可能在金融全球化方面后撤,但在全球化的另一层面即意识形态方面,会比现在更务实么?

这一点在特朗普身上已经有所体现。特朗普的经历决定他不是一个搞意识形态斗争的行家里手,他早就摒弃了政治正确那一套,转而寻求能为美国带来实际利益的商业模式。如果他真在乎政治正确或搞意识形态,那就不会以那么严厉的姿态去应对移民问题,甚至要在美墨边境筑墙。

特朗普有关移民政策的这种姿态和作为,意味着美国必定会从普世价值上往后倒退。移民或难民政策之所以能在西方落脚,根基就在于西方的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的三个要素:民主、自由、人权,后两项都涉及到人的自由迁徙和自由工作。如果特朗普推出如此严苛的政策,不让更多移民进入美国,甚至还要把一些移民遣返,这实际上已经与美国过去信奉的普世价值大相径庭了。

如果继续以这种对政治正确满不在乎的态度搞下去,那么美国占据了几十年的全球道义制高点,终将要瓦解,普世价值的灯塔形象也就随之坍塌。

这里面有一个权衡问题,即为了获得实际利益,特朗普的美国能在多大程度上容忍或承受灯塔形象的坍塌。这一点,我想特朗普同样没充分掂量。而在移民政策上往后退,不是退到这一步就能守住的。

因为这种政策是要赢得更多白人支持,这些从很多诉求还没通过选举表达出来,他们会在你撤掉这条线之后进一步逼你后撤。长此以往,我觉得类似“黑鬼”的称呼或其他对少数族裔的侮辱性姿态会变成白种人的家常便饭,甚至被美国强力部门暗中支持,比如警察执法中对白人明显的偏袒。

应该说西方在普世价值观上的倒退并非从美国开始,而是美国人对欧洲的某种追随。特朗普加入了英国脱欧所掀起的这一思潮行列。英国人想要自己制定自己的移民政策,不被欧盟尤其是默克尔绑架。默克尔还在勉为其难的做欧盟的道义旗手,继续坚持普世价值观,她想要要区分难民和恐怖分子,不想把罩在黑色长袍下的人全都一棍子打死。

难民问题确实把欧洲折腾得够呛,欧洲国家的民粹主义甚至“反动”思潮将会因此变得愈发强烈,这样下去会有更多国家为了自身安全和利益脱离欧盟。如果欧盟瓦解,各国都制定自己的移民政策,那将意味着强调自由流动的申根协定必然完结,整个西方都将在普世价值上向后大踏步地倒退。

那样的话,西方优于其他国家的两个方面都将出现崩盘迹象,一是经济发达,二是普世价值。如果这两方面都崩溃了,那么西方会怎么样,美国会怎么样呢?可想而知。

  编辑: 尹茹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中国银行
  • ?    肥西上派为社区居民提供“元宵大餐”
  • ?    七里塘社区居民在回迁新区喜迎元宵佳节
  • ?    合肥市第23届新春文化庙会圆满落幕
  • ?    合肥2017年“文明创建工作单”公布
  • ?    哈尔滨-合肥-珠海往返航线今日开通
  • ?    合肥瑶海区“城市美容师”同吃汤圆庆...
  • ?    三十岗乡志愿者邀请留守儿童包汤圆欢...
  • ?    合肥:把“文化庙会”搬到居民家门口
  • ?    合肥12支专业执法队严查节后燃放烟花...
  • ?    元宵节前后合肥铁路将迎来出行小高峰
  • 网站简介 | 广告报价 | 在线投稿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 06007925号 新出网证(皖)字16号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0551-64249591
    本网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无法取得作者本人联系方式而未开稿费的,请作者本人见图后速与本网编辑部联系,以便补 发稿费。编辑部电话:64420967
    关闭